热门
新番

一起动漫 > 火影忍者 > 文章 > 分析 >

465话分析:死神诞生!各自何去何从?

时间:2009-10-01 来源:未知 作者:Ars_小7

五影大会的每个人都心怀不同目,通过自己的目的来进行行动,五影的目的也在各种的行动上体现了,以及佐助的目的参杂在其中,那么各自的目的不同就形成一个何去何从?如何来收场?我就简单短洁的分两块分析一下。

话说上一话,佐助爆发‘须佐能乎’(由于和鼬的略有不同所以就不称‘须佐之男’了)。我们都知道‘须佐之男’是鼬万花筒的必杀技,鼬在临死之前把他所有的瞳力都传给了佐助。
在佐助身上由天照到月读在现在的‘须佐能乎’,不管是在威力还是在方便的程度上来说都比鼬运用得恰当。上一话的分析之中我也提到过,佐助这一次爆发出来的‘须佐能乎’很像死神,是黑暗的代表,融合了仇恨的破坏之神。

回归正题,这一话一开篇就冒出了佐助的‘须佐能乎’的比较完全体,在外观上又有了新的进展。下面我就来结合鼬的‘须佐之男’形态和能力来分析一下佐助的‘须佐能乎’的具体深意和能力。

【死神诞生】


请看图,说道一看图,我就担心起来了,AB大叔是不是画对了的?通过‘雷影的断臂事件’和‘勘九郎的跳巢事件’让我真是郁闷。希望AB不会再出错误了。
这图中请注意‘须佐能乎’的左右手的变化,最开始是没有左手显示的,现在突然凸显出整个左手和一把刀,这把刀的形态上和‘十拳剑’类似,但是没有酒葫芦随之而现;还有就是照常理来讲,凸显面人的手应该是4根指头,但是这里是5根,岂不是这有6根指头?我想可能真是AB大叔有犯错了,因为在后面可以清楚的看见这‘须佐能乎’只有5根指头。

我们再来结合鼬的‘须佐之男’来看看:

 



这图中我们清楚的知道鼬的‘须佐之男’用于攻击的‘十拳剑’是右手。请注意‘十拳剑’的形成——是通过酒葫芦冒出的物体所幻化的,通过另一支手来握住‘十拳剑’我认为,酒葫芦只是一个封印物体,正如西游记里面的紫金葫芦一样,需要时刻的对准目标才能封印,但是又和紫金葫芦不一样的就是需要通过‘十拳剑’作为练级工具来刺伤敌人的同时利用‘十拳剑’来作为酒葫芦的封印‘吸管’;所以需要2只手来配合使用。但是这一次佐助使用的‘须佐能乎’并没有酒葫芦在右手旁边也没有分支手的出现,且是一把刀,本不是剑。另外我要说的就是这把刀的特点,我觉得通过‘须佐能乎‘的逐步形成完整体的同时,之一把刀也会随之而然的变大变的有气势。

我们再来看右手的特点:

 



请看右手仔细的一看还是有5指头,还有就是什么武器和防具也没有,另外在上一话中,挡住我爱罗他们攻击的正是这只右手,佐助还称这为另一种‘绝对防御’。也就是说明‘须佐能乎’的能力是左攻右守,这个和佐助的左眼天照很配合额,这里我想起了一个口诀:佐(左)攻 鼬守;鼬(右)攻 佐守。也就是说右手的主要工作就是防御,那么就会想起‘须佐之男’的可以弹开一切的的‘八尺镜’。

 


图2

鼬的‘须佐之男’的‘八尺镜’就像一个盾牌,始终保护着鼬,正如现在的右手保护着佐助一样的道理完全有理由相信在原有的基础之上,可以加入新东西来给我们眼前一亮的感觉。就目前来说,佐助的独有的大能力就展示了一个麒麟以及天照的控制使用,在某种意义上说佐助的写轮眼力量完全的没有开放,AB给我们留下的一个谜团。给我的感觉佐助的万花筒的能力很可能就是空间忍术或者是控制忍术,通过和九尾的对话以及和控制大蛇可以看出一点苗头。
图2这里就和‘须佐之男’很像了,同样的右手也同样的有分支,以及同样的左手和同样的没有分支,我就可以肯定的说,佐助的这个‘须佐能乎’和鼬的‘须佐之男’在本质上是没有区别的,但是在实质上却是正反的对比,一个具备着暗黑的力量一个具备着正义的力量,这里也延伸出一个‘须佐之男’的秘密,那就是不同体质和目的的人所召唤出来的‘须佐之男’是不同的概念,也可以理解为不同的CKL和施术者的潜力是息息相关的。

死神的诞生:

 

他全名为素盏鸣尊,乱暴之神,因其狂暴的性格而被视为破坏神。他就是指‘须佐之男’,也就是说在本质上潜藏着这股邪恶的一面;我们通过前面的图中‘须佐能乎’头上的两个角和外观上来看,都是一个不择不扣的死神模具,最最为重要的就是邪恶的阴影将佐助包围,不管是邪恶还是黑暗的,都是一个意思。掌控黑暗的力量亦是能控制所有的黑暗物体,就算是破坏之神也不得不诚服于充满憎恨的佐助。相信佐助的黑道之路继续,一黑到底,这样才有意思,死神降临,众生受苦。不是最邪最黑暗的佐助也就不能凸显出最正义的鸣人了。唯有掌管死亡的死神才能与黑暗中的佐助相搭配。

重吾的能力:

 



被雷影打的奄奄一息的重吾,居然需要吸取人类的肉体或精髓来恢复,这个术的特点有:

 

1、 抽取速度快,可以从画面进程来看。

 

2、 效果很显然,可以通过这样的话还来得及可以体现。

 

3、 自我修护强,如同软泥土一样变化性能强,容易补充受损部位。